头彩网-首页

                                              来源:头彩网-首页
                                              发稿时间:2020-07-01 04:12:40

                                              传染病的特点使各国已形成了共同利益和共同立场,要求中国为新冠疫情的国际蔓延承担赔偿责任,这违背科学常识,也超越了各国共同坚守的道德和法律底线。

                                              集团诉讼并非原告提交起诉状后法院就应受理,而是得法院批准发布“集团证明”。《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23条规定了组成集团诉讼的四个要件:

                                              首先,主权国家是平等的,“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这是国际法最为基本的法律原则,由此产生了国家主权豁免原则,被公认为是现代国际关系的基石。

                                              中国政府或有权依法向美国求偿

                                              再者,和平解决国际争端是现代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国家之间的争端或争议只能通过谈判、调解、斡旋等方法加以解决,而绝非由一个国家的国内法院根据该国国内法进行裁判。

                                              美国原告没有起诉主体资格

                                              美国律师和民间团体援引依据美国《2005年集团诉讼公平法》(the Class Action Fairness Act of 2005)提起集团诉讼是错误、徒劳的。

                                              以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名义提起的此类恶诉,将中国在本国领土实施的抗疫举措肆意歪曲为“商业行为”和“侵权行为”,与客观事实根本背道而驰。此外,美国有关外国国家因商业或侵权行为在其国内法院不享受主权豁免的立法本身,不应也不可抵触当代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习惯国际法:

                                              根据国际法这一原则,即便各国间对于疫情防控等国际事项有分歧,也只能在尊重各国主权基础上、通过外交渠道、以符合国际法的方式予以化解,绝不应相互指责、激化矛盾,更不能通过鼓励或变相鼓励的方式煽动其国内组织或个人在其本国司法机构起诉另一个主权国家搞所谓“求偿”“索赔”。

                                              第三,集团代表人的请求或抗辩在整个集团中具有典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