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排列3-欢迎您

                                                                  来源:三分排列3-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27 12:47:33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如果有必要的话,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您是否觉得,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

                                                                  我不完全赞成这种说法,因为我们的时代还是和平发展的时代,体现在三个没有——没有世界大战,没有世界革命,没有共同的敌国。

                                                                  我觉得也有。这一届美国政府的组成,第一,是商人政府,里面很多人是做生意出身的;第二,有很多骨子里反共的右翼人士。疫情来了之后,他们找到这么一个机会,以此说事。“封城”这些行之有效的方法,都被贴上了“威权”的政治体制标签。

                                                                  最近,一篇名为《资深外交官袁南生:疫情改变世界秩序,防止发生战略误判》的文章在网络流传。其中提到,要避免最坏的局面发生,尤其要防止对美误判,误认为美国已衰落……在自媒体时代的今天,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又不唯民意。

                                                                  韬光养晦,就是以谦虚的姿态跟任何国家打交道,包括跟美国打交道;奋发有为,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缺钙,我们也不是软骨头,我们也不端身子。该争的坚决争,该让的让得适度。

                                                                  第一个,现在中美之间相互往来的这些机制还是要继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民意的任何承载者、任何提出者、任何表达者,他的处境、教育背景、知识结构、看问题的深度,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更全面,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

                                                                  不担心。我担心我说话没有实事求是,我不担心我实事求是。